水果布丁控

《佐鳴|現代|年差》心之所向(下)(R18慎)

reiko泠子:

《佐鳴|現代|年差》心之所向(下)(R18慎)


 


 


 


 


 


佐助的語調飽含濃厚情慾,低沉嗓音所訴說著的話語讓鳴人不禁回想起不久前在自己腦中浮現的那些難以啟齒的幻想,他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跟著佐助坐起身的,背靠在有些冰涼的床櫃上,佐助的唇舌停留之處羞恥得令自己不敢直視,胸前的觸感濕熱麻癢,舌尖有規律地繞著乳暈打轉,當鳴人發覺自己的乳尖逐漸硬挺時,佐助已經含著開始吸吮了。


 


他壓根不知道原來透過這樣的方式也能獲得快感,可他仍有些納悶且手足無措,縮了縮身子,鳴人輕輕推拒佐助貼在自己胸前的頭顱說道:「唔…佐助…雖、雖然很舒服可我不是女人啊…你這樣吸…也吸不出東西的吧…?」


 


順著對方的意退開了些距離,佐助抬起頭低聲笑了笑,用指腹搓揉被自己舔得濕潤的乳尖問道:「你不喜歡嗎?」


 


抿唇悶哼,鳴人隱忍著異樣快感:「也、也不是不喜歡啦…只是…這樣很奇怪啊…一直吸的很癢啊…」


 


「你會慢慢習慣的,鳴人。」湊上前輕吻對方的唇,惡意的掐弄幾下胸前的硬挺,佐助接著往下撫摸至鳴人結實的小腹,緩緩拉下褲頭的拉鍊,鳴人顯然還不是很能適應自己的愛撫,弓起身子兩腿曲起,佐助趁隙將對方的褲子脫下,隔著底褲輕揉著性器。


 


「唔嗯…唔…」被佐助摸上的同時鳴人幾乎是立刻有了反應,他難為情的別過頭低吟,邊暗罵自己佐助不過是隔著底褲摸一下罷了連碰都沒碰到怎麼就這麼容易興奮!


 


黑眸若有所思的凝視著沉溺其中的鳴人,手裡的柱身逐漸抬頭撐起底褲,佐助毫不猶豫地扯下對方底褲,性器精神抖擻地站立在自己眼前,隨即便握住熱燙的柱身徐徐套弄了起來。


 


「唔…嗯…唔啊…」鳴人不知怎地氣息很是紊亂,明明佐助做的方式和自己沒兩樣,都只是單純的上下套弄罷了,但是被佐助撫弄的感受簡直比自己做時要酥麻上好幾倍,才開始沒多久他現在卻已經有股想射的錯覺了,總不會是他定力不足吧?


 


掌心很快就濕黏了起來,佐助另一手摩娑著敏感的大腿內側,黑眸深沉了幾分,猶疑了會才開口:「鳴人,能問你個問題嗎?」


 


「唔嗯…什、唔…」過於激烈的快感惹得鳴人下意識想合攏雙腿,下一秒卻又被佐助往兩旁推開,藍眸迷濛的視線望向佐助等待對方的下一句話。


 


輕輕將外層的皮往下推去,佐助用指腹搓揉著滑嫩的頂端,透明汁液正從前端往外流淌,黑眸的視線時而掃過囊袋下方尚未被開發過的洞口,舔了舔乾燥的唇:「鳴人,你自己做的時候…是想著我的嗎?」


 


心跳猛地漏了好幾拍,鳴人覺得自己似乎開始出汗了,靠在床櫃的背脊有些黏膩,身下的快感仍在持續,他低喘著視線飄散不敢直視對方:「唔…我…那、那樣的話未免也太變態了吧!我、我才沒…」


 


面對鳴人的矢口否認佐助也不以為意,他加快了套弄的速度,空著的手在下方玩弄著囊袋,鳴人又被自己弄得呻吟了起來,佐助這才開口:「你剛才在我的房裡,用那引人遐思的情色語調,邊喘息邊喊著我的名字…鳴人。」


 


鳴人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本來當下就是一時衝動才直接在房裡解決,自己只是不小心地、情不自禁地把佐助當成性幻想對象,結果竟然好死不死被對方給聽見,這下要他拿什麼臉去面對佐助啊?


 


見鳴人默不吭聲,佐助又喚了一聲:「鳴人?」


 


而佐助一開口又讓鳴人更緊張了,他有些惱羞:「你、你竟然在外面偷聽!混蛋佐助!」


 


「…是你把門鎖上了我進不來。」佐助意味深長地嘆了口氣。


 


頓時感到羞恥的無地自容,鳴人支支吾吾了半天說不出任何反駁的話語,最後才自知理虧的罵道:「反、反正我就是變態嘛!明明想像平常一樣快點解決,可是不知怎地就想到佐助……都、都怪佐助!要不是你親我我也不會這樣!」


 


「別這樣說自己,鳴人。」揉著對方的頭安撫,在額角上落下一吻,佐助加快下方套弄的速度,低語:「事實上,我也是…一直都是想著你做的,鳴人。」


 


「唔…唔…等、」在接收到這個令自己難以置信的訊息後,隨著身下漸趨快速的套弄,鳴人終於把持不住的在佐助手中洩了出來:「啊…唔唔…佐助…去、去了…唔嗯──」


 


灼燙的濃稠白液噴灑而出,佐助仍繼續撫弄柱身,直到鳴人癱軟了全身脫離高潮餘韻,他才放開也跟著軟了下來的性器。


 


眼眶中還帶著點水氣,視線朦朧,鳴人瞥見佐助下了床,打開抽屜不知道在尋找些什麼,望著不同於自己、衣褲還完好穿在身上的佐助,鳴人開始胡思亂想著自己待會該怎麼扒光對方。


 


因此,當佐助返回床上時就莫名被鳴人給扯了過去,對方略嫌粗魯的扯著自己的衣物,他也沒反抗的靜靜讓鳴人替自己解開褲鍊,對於鳴人毫無章法的愛撫他反倒還樂在其中,從容不迫的拆封手中那罐潤滑劑;別問他這是哪裡來的,當初只是想總有一天會用上的。


 


沒心思去注意佐助究竟在忙活些什麼,鳴人將佐助的褲子拉了下來,模仿著佐助最初的動作,隔著底褲愛撫著對方的,只是鳴人很快就發現到佐助其實早已起反應了,接著鳴人扯下了對方底褲,一瞥對方昂揚的性器後猛地愣了下,喉結滑動著嚥下多餘唾液,他心說成年人果然就是不一樣,那尺寸他差點就握不住了!


 


鳴人愣在原地不發一語,佐助似乎也看穿了對方心思,無聲笑了笑,他再次湊上前輕推著鳴人的腿:「鳴人,腿張開。」


 


而鳴人還沒反應過來,不明所以的望著佐助,聽話地將雙腿打開。


 


「鳴人,接下來可能會有點痛。」擠了大量的潤滑劑抹在那自己渴求已久的洞口,食指按在入口打轉,佐助沒有告訴鳴人的是,他為了這天已經等了夠久了,自然也已經查找過不少資料,他解釋道:「…放鬆身體忍一下,撐過了就會舒服的。」


 


有些惶恐的盯著對方,感受到後方按壓的力道,鳴人還沒來得及出聲制止,佐助的手硬生生的插入自己體內,那瞬間的疼痛讓他繃緊了全身:「唔…佐助、很疼…不、好痛…拿出去…」


 


手指被緊緊夾著動彈不得,佐助輕吻著鳴人安撫:「鳴人,乖…放鬆…」


 


咬牙隱忍著疼痛,鳴人感覺到佐助又往自己體內送入了冰涼的液體,他盡可能地讓自己放鬆,可身後的疼痛清晰的令自己無法忽視,眼角不斷溢出淚水,他皺起眉頭,鼻子都給哭紅了:「佐助…佐助……很痛…」


 


見狀,佐助有些心疼的替對方抹去淚水,當鳴人身體不再過度緊繃時佐助盡可能溫柔的探入第二指,繼續安撫著對方:「鳴人,對不起…再忍忍,現在不擴張的話待會進去會更痛的…」


 


緊閉著雙眸不停深呼吸,鳴人覺得自己現在腦筋一片空白,佐助說了什麼他也沒聽清楚,直到佐助在體內的兩指開始抽插時他才恍然大悟,艱難的睜眼望向佐助問出自己的疑問:「佐助…該不會是要…用那裡…進來…?」


 


應了聲,佐助於抽插的途中又插入第三指耐心擴張:「再放鬆點,鳴人…」


 


「唔…啊…」他到現在才終於弄懂,除了他最初想到的互相替對方套弄外,兩個男人若是要更進一步的做愛也只能從後面了,但是那裏真的能容納性器進入嗎?況且佐助那大小要塞進來,沒準會活活痛死自己!但是他又能怎麼辦,佐助替自己擴張過似乎也讓後方逐漸放鬆了,至少已不再像一開始一樣疼痛,且既然對象是佐助,應該不會輕易的把他弄死在床上吧?


 


「鳴人,如果不想要…我不會勉強你。」見鳴人陷入沉思,佐助試探的問道。


 


「唔…你…」鳴人聽著這話突然就有些來氣,也沒管後方的不適就衝著佐助抱怨:「你這傢伙!都已經把手插進來了才說這些…我痛都痛過了你現在才要跟我說不做嗎!我才沒有這麼弱連這點痛都沒辦法忍!而且…你…不是說會舒服的嗎…虧我這麼相信你…」


 


話才剛說完,佐助就突然吻了上來,鳴人被迫張開嘴,彼此的舌相互纏綿,就在他又要被吻得喘不過氣時,佐助在後頭的手又快速抽插了幾下才抽了出來。


 


「鳴人,轉過去趴好。」將靠在床櫃的鳴人扶了起來,而對方也順從的背過身去,膝蓋微張跪在床上,佐助扳開鳴人柔軟的臀瓣,貼近了讓性器前端抵在洞口,低聲提醒:「鳴人,剛開始還是會痛的,不過放心…很快就會舒服的。」


 


「唔…少囉嗦…快點…」臀部高高抬起的姿勢讓鳴人羞得想一頭撞昏自己,佐助炙熱的溫度進到股縫,入口正一點點被碩大的性器蹭著,鳴人深吸了口氣放鬆,粗壯的莖體緩慢的撐開自己,他雙手緊揪著床單,前端進入後內壁本能的吸附著闖入的凶器,雖說佐助剛才已經替自己擴張過了,但要容納比手指粗上好幾倍的性器果然還是有些困難。


 


雙手扳弄著臀肉,佐助緩緩往鳴人體內推進,甬道緊窒而熱燙,柔軟的內壁有規律地收縮著自己,他其實恨不得現在馬上挺進深處開始抽插,但為了鳴人著想他還是隱忍著這令人心醉的酥麻感,耐心的緩慢進入。


 


「唔…唔啊…」後方被撐大的不適感仍有些惱人,但鳴人總覺得除此之外還有另一股悸動,抑或是興奮,被佐助摩擦過的內壁逐漸麻癢了起來,當他暗自腹誹著佐助究竟何時才會完全進到他體內時,後方的人突然一個挺身,鳴人覺得體內的性器一下子前進了很長一段距離,微微的刺痛與亢奮不禁令自己呻吟出聲:「唔啊…佐助…唔…」


 


「鳴人…」佐助皺起眉頭,收縮包覆及熱燙的快感很快地瓦解了自己的理智,他俯下身貼著鳴人的背,低聲說道:「對不起,鳴人…已經不能再忍了,要開始動了…」


 


「什…?唔…佐助…啊…」性器突然的抽離,接著大力撞進自己體內,下一秒又快速的抽離與插入,身體被佐助頂撞而晃動了起來,肉體的拍擊聲響未曾停止,他似乎聽見了佐助的低喘聲,而那樣低沉性感的喘息竟然會讓自己感到興奮。


 


「啊啊…佐助…」心理上受對方影響也跟著亢奮了起來,而身體上的慾求也漸漸被挑起,佐助抽插進自己體內的速度雖快速,但也並非是毫無章法,鳴人發現佐助微妙的改變著力道與角度,每次插入的程度也深淺不一,起初鳴人還不能理解佐助這麼做的原因,一直到體內彷彿電流流竄過的劇烈酥麻:「哈啊──啊…等、等等…佐助…唔啊…」


 


鳴人異常高亢的呻吟傳進自己耳裡,佐助頓了會,雙手緊緊錮著鳴人的大腿,接著使勁往同一處衝撞。


 


「唔啊…不、不行…佐助…」鳴人緊抓著已被自己弄皺的床單,剛才他才被自己的呻吟聲給嚇到,如此羞恥的聲音竟然會從他口中發出,他緊咬著下唇想阻止自己呻吟出聲,可佐助接下來的猛烈進攻逼得他無法順心如意:「唔…唔…佐助…哈啊…啊…」


 


快速抽插了幾下,佐助突然退出將鳴人翻了過來,他看見被自己重新壓回床上的鳴人臉上已滿是淚水,他俯下身吻了對方濕潤的眼角,接著推開鳴人雙腿,佐助拉起鳴人的手讓鳴人撐住自己張開的雙腿,隨後挺身再次進入鳴人體內。


 


「唔啊…唔…」雙手勾在膝窩,這樣雙腿大張的姿勢讓鳴人害臊的耳根子都紅了,再看著壓在自己上方的佐助,也許是因為能看見對方的臉,雖然這樣的姿勢有些累人,但鳴人還是覺得現在其實遠比剛才要讓他安心多了。


 


「鳴人…」性器完整進入體內後,佐助也沒給鳴人喘息的時間,立刻就開始了快速的抽插,甬道彷彿要將自己往深處吸入,方才用於擴張的液體由於交合的動作而響起了情色的水聲,不論視覺聽覺還是最根本的肉慾上的快感,全都讓佐助深陷其中,他喘著氣吻上了鳴人的唇,低聲問道:「舒服嗎…鳴人…」


 


「啊…唔啊…佐助…舒、唔唔…啊…太快…」不知何時下腹只剩酥麻的快感,佐助過於快速的抽插就快讓自己舒服的暈了過去,即便他試著要佐助放慢速度,可佐助卻秉持著原先的速度不斷挺進,硬挺的性器每一次進入都準確地撞上敏感處。


 


「佐助…不、慢點…啊…唔…」雙腿不自覺的纏上了佐助的腰,手也勾上對方後頸,鳴人突然想到自己會不會就這樣被佐助做死在床上,而且還是舒服死的這會不會太蠢了一點?他現在已經完全無法思考,淪陷於與佐助的歡愛當中:「啊…佐助…不行、我…唔唔…要、要去了…唔啊──」


 


白濁一陣陣射出,濺在鳴人潮紅的腹部,隨著鳴人達到高潮,甬道也急速收縮了起來,將還在律動的性器緊緊吸進體內,佐助低喘著往體內快速抽插,鳴人的喘息與身體的配合終於讓自己把持不住,性器用力撞進最深處後停留,將濁液注入鳴人體內。


 


「唔…佐助……」鳴人仍止不住的喘息,佐助釋放在自己體內的熱燙液體緩緩流淌,煽情的吻又再度貼了上來,完事後滿足的兩人又纏綿了很長一段時間。


 


 


 


 


 


 


Fin .   -泠子